名校名师
当前位置:> 教研之窗> 名校名师
全国优秀小学教师先进事迹材料 黄墩全
作者: 发布于:2013-9-23 10:09:36 点击量:

 

温坪村地处谷城县南河镇大山深处,山环水绕,炊烟袅袅,狗吠鸡鸣,似一幅水墨画。19712月,温坪村四组教学点迎来了一名新老师,他就是18岁的黄敦全。

 

 黄墩全和他的学生

这个教学点只有16个孩子,最小的6岁,最大的仅比黄敦全小1岁。

课堂设在一户农家的堂屋里,课桌椅参差不齐,都是孩子们从自家搬来的。

两地跑教,他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

温坪村有个叫薄刀岭的地方,1972年,这里的老师被推荐上了大学,一时缺少老师。薄刀岭的群众希望黄敦全来执教。

一边是温坪村人的挽留,一边是薄刀岭百姓的期盼,黄敦全几经思考决定,两个教学点他同时承担起来,隔日跑教。

为了让薄刀岭的孩子有自己的学校,黄敦全带领村民们砍来木棍,夹成篱笆,再糊上泥浆做成墙壁。就这样,6根木棍撑起了一所学校。

薄刀岭距温坪村四组有10多公里的山路,天气好也要走1个多小时。两地奔波,鸡未打鸣他就得上路,晚上落脚歇息时天已黑。

19736月的一天傍晚,黄敦全回薄刀岭,树丛中一条碗口粗的蛇窜到他的脚下。黄敦全急忙后仰,但脚底一滑,下滑了20多米后,他抓住一根树枝,才捡回一条命。

19749月,黄敦全返回温坪时,大雨致山体滑坡。黄敦全蜷缩在石壁下,滚落的石头将他的小腿砸得血肉模糊……

山高水长,他买来驳船为学生摆渡

粉水河,南河最大的支流,从温坪穿村而过,宽约百米,两岸山峦叠嶂,风光秀丽。然而,就是这条蜿蜒的小河,阻断了山区孩子们求学的步伐。

1976年,黄敦全调到温坪小学,学生却分居粉水河两岸。特殊的地理位置,使得部分学生总要过河上学。

温坪村原有一条接送学生的木船。由于年久失修,加之船工嫌钱太少,8年前,这条木船停摆。

学生上学便成了问题,要么多绕几公里的山路,要么天天请船接送。黄敦全决定:买船。

20029月,妻子邹庆菊拿出家里全部的存款,但只有1000多元。

犯难之际,在武汉打工的女儿回到家中,拿出了当保姆攒下的2000多元交给了父亲。

200210月,黄敦买回了一条驳船。“坐稳了,开船了!”从此,无论晴天下雨,还是严寒酷暑,每天清晨和傍晚,黄敦全在粉水河畔摆渡的声音在山间回响。

2005612傍晚,黄敦全划船驶到河中时,狂风刮过,乌云遮日。一声响雷,暴雨倾盆,狂风掀巨浪,小船颠簸起来。黄敦全奋力挥动双臂,小船艰难地前进,学生最终平安过河。

自办食堂,他让学生吃上热饭热菜

上学需要渡船,往返路程又太远,大部分学生不便回家吃午饭,只好自带伙食。

一个叫龙雪的小姑娘,每天带点馒头或方便面。偶尔带来白米饭,就着咸菜下饭。看着小姑娘和同学们面黄肌瘦的样子,黄敦全不是滋味。于是,他又办起了“食堂”。

教室旁,他搭起了炉灶,支起饭桌。辟出一块菜地,种上了蔬菜。他每年喂养两三头猪,宰杀后腌成腊肉。清早起床,他到鸡舍里捡鸡蛋。多年来,他想尽一切办法,用以改善学生伙食。

温坪村书记龙德仁算了一笔账,黄敦全每顿饭只向每名学生收一元钱,每个月下来,至少要贴进300元。

垫付学费,他不忍孩子辍学当文盲

被大山环绕的温坪村,虽有一山好水,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山民却非常贫穷,许多家庭付不起学费。

1993年春,村民张振强的大儿子到了上学的年龄,他来到黄敦全的办公室:“我实在拿不出钱,您能不能先收下我儿子?”“钱我先垫着,书照样发给他,课照样让他上,还有什么比孩子上学更重要的呢?”黄敦全说。

1995年和1997年,张振强又把二儿子和三儿子送到了温坪村小学,依然没有交学费。

温坪中心小学徐校长介绍,黄敦全早年执教的时候,就经常资助学生。他对家长的口头禅是“只要你同意孩子上学,学费我来想办法。”

然而,让黄敦全老师愧疚的是,女儿因为没钱读书,初中刚读几天就辍学了。

放弃高薪,他是舍不得离开孩子们

黄敦全曾有5次推荐上大学的机会,但家长们听说后,请求他留下来,他一次次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。“每次离开一个教学点,看着孩子们一边扯着我的衣角,一边哭。”黄敦全说他也哭了,也舍不得离开他的学生。

村里曾提议让黄敦全当村支书,他最终推辞了,他同样是舍不得学生,舍不得三尺讲台。

去年,黄敦全的亲戚在海南帮他找了一份月收入5000元的工作,黄敦全谢绝了。因为村里与他说好了,退休后返聘回学校,再教孩子们两年。

 

"鄂北师魂"黄敦全逝世

 

20101227下午257分,受人尊敬的“鄂北师魂”黄敦全,因病逝世在谷城南河温坪家中,享年57岁。

25日下午,他拉着二胡回忆教书岁月时,一头栽倒在床上,从此昏迷不醒。

受病痛煎熬200多天后,昨天下午,这位名师因病重在温坪家中离世。

冬日的阳光洒在粉水河上,耀眼的烟花冲天而起。闻听噩耗的乡亲赶到黄家奔丧,个个悲痛不已,泪流满面。

昨日下午5时许,在该县教育局的组织下,8个汉子将黄敦全的遗体抬上渡船。划到河对岸后,他们将遗体抬上殡葬车。

汽车驶过,村民点燃爆竹。过往车辆纷纷停车让行,鸣笛致哀。

汽车驶进温坪镇苏区村时,路旁一位老者再也忍不住悲伤,她哭泣道:“敦全,你走得太早了,今年7月看你的时候,你还说等病好了,就重回讲台……”

下午6时许,殡葬车驶进谷城县殡仪馆。

红烛照耀下,照片上的黄敦全笑得安详,看着每个与他告别的人。

县教育局局长胡克峰、南河镇及温坪村的负责人来了,村民来了,同事来了,远在外地的亲友回来了……凄婉的哀乐中,人们泪雨纷飞,深情跪叩。

19712月参加教育工作以来,黄敦全一直在南河镇温坪村多个环境艰苦的村小学、教学点工作。

39年来,黄敦全扎根山乡,倾心教育,淡泊名利,坚守清贫,用自己的青春、汗水、智慧和人格,向人们展示了一名优秀山林教师的良好形象。

近些年来,黄敦全先后获得了“第二届襄阳十大教育人物”“全国优秀教师”等荣誉,是谷城县、襄阳市教育界的代表性人物。